相关文章

网上服务平台,上海律师的“万能助手”

    2015年1月5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全市三级法院开通了全国首家律师服务平台,跨出了“互联网+”时代保障律师执业权益、方便律师参与诉讼的第一步。

    一年来,随着律师服务平台被广泛使用,其便捷、高效、人性化的特点越发显现。记者在该平台的后台看到,许多律师在使用后留言点赞:“法官尽责,对留言反馈非常及时”;“在平台提交申请当天,承办法官就和我取得了联系,效率之高,出乎意料”……

    截至今年1月,上海1413家律师事务所中,已有1301家使用了律师服务平台。平台全年为律师提供各类服务48万次,日均1300余次,其中通过互联网实现网上立案1.3万件,超过9200名律师成为该平台的实际使用者。

    ■技术支撑网上直接立案

    2015年5月,上海广海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姜海立接手了一起涉“中国好声音”品牌标识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

    此前,姜海立曾通过律所的一次会议得知,在上海市司法局注册的律师只要登录上海法院律师服务平台网页,输入律师一卡通的卡号和密码,就可以通过互联网完成整个立案程序。于是,姜海立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于5月12日登录了平台首页。

    按照操作流程,姜海立选择了案件管辖法院,输入了起诉人、代理人基本信息、联系方式以及案件基本信息,并上传了主体资格证明、委托代理手续、起诉状及证据材料的电子扫描件。

    “经审查,您所提供的起诉材料中还缺少以下证据材料需予以补充:如果所涉的品牌标识经相关部门登记注册,请提供登记注册的相关材料。”5月19日,姜海立收到了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在平台上的留言,他随即联系当事人并按要求尽快上传了作品登记证书的扫描件。

    5月25日,姜海立再次收到黄浦法院立案庭法官的留言,并通过网上支付平台缴纳了诉讼费。

    “本案已立案,案号为(2015)黄浦民三(知)初字第71号。案件确定承办人后,将另行通知,请耐心等待。”

    “没想到第一次使用就这么顺利,填写申请、递交材料、缴纳诉讼费的流程非常便捷,还省去了大量往返的时间、精力和经济成本。”在取得案号后,姜海立高兴地将网上立案初次体验与同事们分享。律师足不出户就可以立案,在上海已经成为现实。

    近年来,为破解立案难、执行难、联系法官难等问题,上海高院依托信息技术,于2014年1月正式开通12368诉讼服务平台,通过热线、网络、短信、微信、APP等多种方式,全面提升了诉讼服务的品质和效率,受到当事人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赞扬。

    2015年初,该院又开通了上海法院律师服务平台,方便律师执业,保障律师权益,更好地发挥律师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的积极作用。

    上海法院律师服务平台具有网上立案、网上办理、网上沟通、网上辅助等20多项服务功能。

    据记者了解,以往法院的网上立案基本停留在“网上立案审查”阶段,当事人或律师必须前往法院诉讼服务窗口领取案号和缴纳相关费用。上海法院律师服务平台的建立,方便律师在办公室里、出差途中就可通过互联网向平台上传诉讼材料,经立案法官在线登记后即可直接立案,获取案号,并通过平台提供的“付费通”接口缴纳诉讼费。

    “这是全程在线直接立案的互联网平台,也是第一家为律师量身定做的综合性服务平台。”上海高院信息管理处处长曹红星介绍说。

    回忆平台建立之初,在打通网上缴费环节上所做的诸多努力,曹红星很是感慨:“网上支付需要获得相应的权证,这中间有很多程序都要做好衔接。当时邹碧华副院长分管信息化工作,前后找银行和相关部门开了多次协调会和座谈会,以寻求突破口,最终解决了网上缴费难题,为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网上立案打开了通道。”

    ■以需求为导向提供优质服务

    在平台建设的前期调研中,邹碧华带领工作人员对全市法院范围内20万件有律师参与的案件进行了测算,发现如果每个案件中,律师通过网上阅卷,减少一次往返法院的次数,一共就能节省60万个小时的工作时间。

    于是,在平台设计时,上海高院以律师执业的需求为导向,以方便群众诉讼为目标,力求做到便捷、高效。比如,律师可以通过平台提交代理词、递交案件材料,以及申请延期开庭、诉讼保全、调查令等事项,还能办理网上阅卷、网上调解等。

    律师服务平台的“庭审排期自动避让”功能系全国首创,备受律师好评。所谓“庭审排期自动避让”功能,即只要律师将代理手续上传律师服务平台,平台就会自动识别该律师在上海三级法院代理的所有案件,对其开庭日期实行事先自动避让。

    一年下来,律师服务平台已实现庭审排期自动避让1432次,为律师执业提供了方便,免去了律师们因开庭日期冲突陷入与多家法院反复协商的烦恼。

    上海律协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上海华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谭芳对此深有感触:“以往律师案子一多,就要和法官商量能否错开开庭时间,还要给当事人做很多解释工作,有时候还会无意中造成一些误解。这项功能的设置,表明上海法院能换位思考,真正做到了设身处地为方便律师执业着想。”

    “网上阅卷”功能的设置同样也得到了律师们的肯定。记者从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律师通过平台向法院提出查阅申请,经职能部门审核回复后即可根据动态口令进行登录查阅。当事人通过平台下载打印的材料覆盖有“复印件”水印和加注的上海法院电子档案证明专用章,具有与档案原件同等的证明效力。

    考虑到上海目前40%左右的案件有律师参与诉讼,律师服务平台还专门设置了“关联案件自动推送”功能。对于律师代理的一方当事人在上海法院涉及的所有案件的主要信息,平台会自动生成清单推送给律师,这一功能有助于律师识别恶意诉讼等情况。

    针对部分重大、疑难案件诉讼材料多,通过网络上传时间较长等情况,律师服务平台已经推出“网上预约立案”功能,并在黄浦法院、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长宁区人民法院、虹口区人民法院进行试运行。对于律师认为需要直接到法院立案窗口与法官进行当面沟通说明的重大、疑难案件,律师在平台上可以先告知案件类型和简要案情,获取预约立案编号和预约成功的确认短信,在约定时间到法院诉讼服务大厅,不用再排队取号就可以直接办理立案登记手续。

    “这一功能,既有助于简化那些证据材料较多案件的大量材料扫描工作,又省去了让律师现场排队等候的时间。”上海高院立案庭庭长麦珏介绍说。

    ■制度化运行确保规范

    为了保障律师服务平台畅通、高效、有序运行,上海法院律师服务平台实行“一卡登录、集中受理、分类处置、统一协调、限期办理”的工作机制,并先后制定了《律师服务平台使用指南》《关于律师服务平台管理暂行规定》以及相关配套工作制度和工作机制,以确保律师服务平台的各项功能落到实处。

    平台信息库与上海律师协会律师库实时对接,以保证律师身份信息准确。为防止法院工作人员在诉讼事务办理过程中出现超期拖延等情况,平台规定了各项服务的处理时限,其中获取关联案件信息、诉讼指南、审判业务文件、法律法规等事务要求即时推送;提交代理词、递交材料、申请诉讼保全、申请延期开庭、联系法官、网上阅卷及投诉、建议等事务要求2个工作日必须回复;网上立案、反映法律适用不统一、申请调查令等事务要求5个工作日必须回复。

    今年1月21日,上海林峰律师事务所律师马余慧向律师服务平台递交了一起由她代理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诉讼材料。仅4天时间,她便通过平台完成了全部立案程序,取得案号并缴纳了诉讼费。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国浩律师事务所首席执行合伙人吕红兵早在2014年就为律师服务平台的建设建言献策。他在采访中表示:“律师服务平台的建立不仅提高了律师的工作效率,而且保障了律师的执业权利,维护了当事人的诉讼权利。看上去是服务的便利,实质是执业的保障,更是彼此的监督。”